今天:
您的位置:德興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>政務動態>部門動態
【悅讀】思鄉心切的歸人,已成遠方來客
德興市融媒體中心   2020-01-10 【字體:

引言

“ 我就是懷著這樣的喜悅和心酸,情怯怯自己開車回鄉。家鄉仍在,大海不變,咸咸的海水味道照舊在風中飄蕩,只有歸人,輾輾轉轉變成來自遠方的客人。”

請輸入標題     abcdefg

回鄉的異鄉人

[馬來西亞]朵拉

車子沿著海堤緩慢地前行,海對岸地平線上橘紅色的夕陽,意猶未盡,散發著一日里剩余的華麗,順手將堤岸邊排得整整齊齊的行道樹,添上一抹抹金光。黃昏時的健行者寥寥無幾,從前不曾注意的白發老人占了更大的比率。他們熨帖挺拔的白上衣,下半截塞進半長不短的米黃色短褲,腰間扣著真牛皮制的褲帶,認真裝扮毫不含糊,再加上拉至膝蓋的黑長襪子和腳下的名牌跑步鞋,一身英式打扮的整齊衣著。海堤對面的平矮房子,原為英國及歐洲風格的殖民時代款式,如今只余下灰撲撲的三兩間,頑固地錯落在設計新穎的高樓大廈之中。顯眼地新舊參差高矮分明,卻無格格不人的突兀生硬,反倒蘊含無窮的懷舊返古韻致,瞧著,仿佛聽到音樂中那起伏的節奏。無關貧富貴賤,一般人選擇住家,心動鐘情的是新式格局的建筑,純粹來觀光的旅客,卻更眷戀飽經滄桑的舊屋。堤岸邊幾個不同種族的年輕人大概是相約前來攝影。各人拿著不同款式的相機,擺著專業攝影家的姿勢。有的在為蒼老的古屋捕捉夕陽下漸漸隱去的光影,有的更熱衷于剛建好的高樓大廈.年輕人也許尚未清醒地意識到,無法抵擋的歲月向前走去,有朝一日,嶄新豪華的建筑物,亦不得不向停不下來的時光低頭妥協,日復一日逐漸衰老陳舊,成為斑駁而安靜的殘樓。不論是馬來人、華人或印度籍的攝影者,此刻都興致勃勃,透過魚眼鏡頭精心觀看攝影機外的世界。被拍的樓房寂然無聲,幽幽展示著光陰的痕跡。經歷過二三百年悲歡歲月的浸漬和洗刷,盡管遲緩遷回。所有的美好和一切丑陋,均沉靜地化為了歷史的檔案。那年一得知必須離開家鄉,遷移他州時,我自己配備了攝像機,到各處認為值得紀念的地方,一一拍下留念。那個時代,離別不只是空間的距離,還有更為遙遠的時間距離。那時高速公路尚未開始興建,來回的路途顯得格外慢長。攝下最多影像的,是這堤岸特長的海邊。時時在念剛學會背的一句詩:要有大海的胸懷,才來看海。總懷著虔敬的心情來眺望大海。為了使自己也能有大海的氣勢。下課以后,懷抱著沉重的大書包,走著走著,情不自禁便又來到海邊。陽光熾熱,氣候懊燥,極咸的海風既炎酷又黏滯,對于有著無窮無盡的熱情和好奇的年輕人,累不是理由,熱不是借口,所以,我日日在海邊的毒辣日頭下,流汗,并流連忘返。惜別的心情令風景出奇地美麗和動人,一想到,啊,有大海的風景快要離遠了,凄楚和悲傷就攜手前來,癡纏不放;神經質地擔心,萬一離別日久,不管是鏡頭或者心底里宏美博大的大海風景都會漸漸淡出,甚至于不知不覺間,悄無聲息便消逝無蹤。一邊卻又切切盼望,最好是一個轉身,趁火紅的夕陽還來不及滑落山頭之際,即刻再返轉回來。那時根本不知道,這是一個渺茫而永不可企及的愿望。命運是否存在呢?年輕時堅決地以為,不存在;過了中年的回答仿佛是在逃避現實:我不知道。或者,或者,是自己不愿意知道?益發相信印象派創始人莫奈說的:形不長在,色不長存。鏡頭下的海邊街景,新的舊的穿梭交疊,照片上的人,隨著時光之神的大手出力拉搖,這當兒走出照片之外,眼角嘴梢,無法泯滅的皺紋絲絲縷縷地相連。迎面走來幾個穿著中學制服的女孩。從制服上印著的徽章看,她們全都就讀于海邊附近著名的女校,是我的年輕校友吧。青春無邪的外表,稚嫩秀氣的臉龐,奔放飛揚的氣質,夕陽這時無限慷慨地把金色揮灑在她們身上,多么像她們每天編織的璀璨夢想,在從容的腳步間亦趨亦隨,輕輕搖晃。恍惚看到自己,茫然迷惘地走在時間和空間交匯的縫隙里,踉踉蹌蹌竄出來時,一陣接一陣驚心動魄的震撼在胸中兜繞,忍不住將車子停下。十五歲看海邊的夕陽,和五十歲在海邊看夕陽,眼睛所見皆為配紅的光彩,明亮的金黃,燃燒的紅霞。多少壯麗的迷夢癡想被神通廣大的現實篩子三兩下輕而易舉篩掉,如今方才驚悟自己的能力是多么有限。激越的海浪拍擊著岸邊的頑石,打雷一樣地轟轟作響。曾經嘲笑不曾見過大海的朋友,他首次聽到洶涌而來的波濤聲,誤以為天要下雨,是在打雷了。打雷了?我愣愣地回問。晴朗的風和日麗天氣,不遠處明媚的藍天碧海,怎么可能打雷?原來是勢不可擋的滔滔狂瀾,看似退去卻昂然復來,懾人的潮聲渾厚深沉。車窗玻璃外,應接不暇回旋反復的海浪掀起又落下,一波接一波毫不含糊地拍打著岸邊光滑的礁石,但這回,我特意搖下車窗,專注地側耳傾聽。  手機響起來,正是那位將翻滾的浪濤誤為雷聲的友人,他邀我晚上一起吃飯。“你是客人呀,隨你的意,任你挑選一家你喜歡的餐廳。”盛意拳拳的友人如此這般說。歲月恒是一步一步,不疾不徐。時光如流水,光陰似箭,都是心里的感覺,尤其是中年后的深刻感覺。最真實的現實場景是:自己回鄉來,友人已經成為鄉人,而思歸心切的他鄉歸人,竟變成是遠方來客。我就是懷著這樣的喜悅和心酸,情怯怯自己開車回鄉。家鄉仍在,大海不變,咸咸的海水味道照舊在風中飄蕩,只有歸人,輾輾轉轉變成來自遠方的客人。走下車子,面向大海。夕陽濃稠的金光瞬息間滅去,黑暗迅捷地從夭空掉落到海里,茫茫夜色的堤邊身影模糊。回鄉的人惆悵地佇立在永恒的咸咸的海風中,對岸和天空一起開始閃爍著深淺細碎的流麗微光。在外漂泊多年以后,家園近了,而我果真回得來嗎?

(有刪改)

* 朵拉

Tips

朵拉,原名林月絲,馬來西亞籍華人,祖籍福建惠安。作家、畫家。馬來西亞華文作家協會理事、馬來西亞華人文化協會霹靂州副主席、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理事。出版過多部短篇小說集、微型小說集、散文隨筆集、人物傳記等。

?

您訪問的鏈接即將離開'德興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'是否繼續?

幸运农场走势图50期 申城棋牌斗地主上海话 捕鱼达人3内购破解版 快乐十分走势图 山西体彩11选5规则 月饼怎样赚钱 网上唱歌赚钱的软件有哪些 大乐透1胆6拖多少钱 黑龙江11选5网上买 广西快乐双彩 厦门炒房还能赚钱吗 谁有能赚钱的路子啊 建筑广告公司赚钱吗 325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湖北11选五前三直 福建快3 无人超市不是赚钱